SHAKE

更新完全不定期
谢绝转载
吃贾艾
在漫威坑中,沉迷锤基盾冬不可自拔
求评论……(/ω\)

【贾艾】MISTAKE. (1) HP AU ooc预警


(HP AU     ooc预警 !  年龄操作预警!
     艾莉亚三年级,十三岁热血中二少女,贾昆六年级,十七岁的设定                           他们好小啊觉得自己好变态……我只是单纯想写HPau)
————————————————————
         这是艾莉亚第三次来图书馆蹲点了,距她第一次看见那个神秘红发人已经过去了五天。她窝在图书馆角落,面前的红木桌上摊着一本《神奇的魁地奇球》和几本她连名字都念不来的大部头,她当然一页都没看。今天天气正好,场子又是空的,本来还准备和詹德利他们一起练习魁地奇的,艾莉亚想着。她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飞翔在空中时耳边呼啸而过的凉风和进球后心中的雀跃与满足。而她现在却在这里,安静得只听得见翻书声的图书馆。
         一切源于上周二的一次灾难。
        早秋的天气开始转凉,公共休息室的壁炉早早地开始燃烧,整个大厅暖和得让人发困。艾莉亚正为魔药课论文“论水仙根粉的用途及其原理”操碎了心,过了好久,手中的羽毛笔只在羊皮纸上留下一点墨迹。弥塞拉蹦跳着从楼上的卧室下来,她富有光泽的金发被绾成精致的花式,黑色披风下是一条金边镂花白底小洋裙,她原本直奔大门,但在中途突然发现了昏昏欲睡浪费生命的艾莉亚:“丫丫别睡了,快陪我去图书馆!”
         被论文折磨得生无可恋地艾莉亚抬起头,被好友的打扮吓了一跳。“你终于要嫁出去了呀?”
         弥塞拉脸上露出几分羞怯,她不好意思地拉了拉披风,支支吾吾道:“不,不是啦,只是去图书馆借几本书……”
         看在弥塞拉脸皮薄的分上,艾莉亚忍住没有笑出声。“穿成这样去借书,难不成你爱上了图书管理员啦?”话音刚落,艾莉亚就想起之前给弥塞拉写过超长情书的崔斯丹就经常在图书馆帮忙,而弥塞拉又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一言不发,她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干嘛要去看你们秀恩爱呀?”艾莉亚想起之前珊莎和乔弗里还没分手时,她曾被迫当过一次电灯泡,结局很惨烈,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伟大。就算冒着友情破灭的风险,她也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哎呀,”弥塞拉有些着急地拉住艾莉亚的手。“我跟他不熟啦,会很尴尬的!”艾莉亚耸了耸肩,表示不屈服。弥塞拉想了想,冲她眨了眨眼睛“那,下个月娜梅莉亚的狗粮钱我来付?”艾莉亚表示没问题,老大咱们走!
         开玩笑,娜梅莉亚那么大只哈士奇吃得很多的好吧!弥塞拉妈妈是魔法部副部长,爸爸又是个超厉害的傲罗,她家比艾莉亚家壕多了。艾莉亚想起了辛勤工作的爸爸和身为家庭主妇的妈妈,觉得计划生育真的很重要。原来在家里时,娜梅莉亚还可以和夏天毛毛狗他们一起吃大锅饭,而来了霍格沃兹,只能艾莉亚自己掏腰包,她省吃俭用,连用来买黄油啤酒的钱都省下来了,每个月很辛苦的。现在在狗粮钱面前,尊严算什么,能买黄油啤酒吗?
        怀着对下个月美好新生活的无限憧憬,和乐观积极向上的心情,艾莉亚踏上了不归路。弥塞拉和崔斯丹的“不是很熟”状态最多维持了两分钟,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艾莉亚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娜梅莉亚那样的哈士奇,吃着免费的狗粮,很悲壮。她偷偷挪到图书馆角落,一面斜着眼睛看他俩互相说着悄悄话,粉红到飞起,一面装作若无其事地翻书。直到旁边的自然卷小胖墩不解地看了她好几次,她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翻的书的书名是《坩埚的维修与保养》。她瞪了小胖墩一眼,潇洒地起身准备去把书换了,然后她就看见一个红头发的家伙神神秘秘地溜进了禁书区。
         艾莉亚从小就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听珊莎喜欢的那种男巫女巫爱情故事,她的睡前故事一直是关于狼人,变形怪,吸血鬼或是各种英雄的传说,特别是“救世主”哈利打败伏地魔的故事,她听了几百遍。而眼下这个红发人,鬼鬼祟祟地进了禁书区,一看就有鬼,艾莉亚想象了一下自己抓住坏人惩恶扬善的画面,还没把书还回去就安静敏捷地溜进了禁书区。
         因为没人会进入,禁书区几乎没有光亮,走道两边的书架像黝黑的沉睡巨兽,艾莉亚打了个寒颤,静如影,她想,她缓慢地沿着书架边缘走着,每一步都落得很轻。一片漆黑中,一个书架旁有一点明亮的荧光,一个人影就着魔杖上的光认真地阅读着书页上的内容。艾莉亚的眼睛已经差不多适应了黑暗,她仔细地观察着红发人,并努力记住他的样子。
        他看上去挺年轻,最多比罗柏大几岁,一身霍格沃兹学生都有的黑袍子在他身上显得有点短,也许是因为他挺高的缘故。不得不说,他的长相算得上英俊,艾莉亚想,坏人一般都长得好看。他一直安静地看着书,但不难看出他的身材很结实,看上去力气很大,绝不是风一吹就倒的书呆子,艾莉亚突然有点慌,她的身高最多到红发人的上腹部,如果他想,他可以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提起来,她不由得思考那时候再喊琼恩还来不来得及。恐惧比利刃更可怕。她安慰自己,继续观察红发人有没有奇怪举动。
        “有一个女孩鬼鬼祟祟。”红发人突然开口,他的声音像钢铁又像丝绸,艾莉亚吓得差点跳起来,而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书页。
        环顾四周,艾莉亚确信跟进来的只有她一个女孩,于是她鼓起勇气回答道“你才鬼鬼祟祟的!”她希望她的声音没有颤抖。
        红发人抬起头来看了艾莉亚一眼。“他进来借书,正大光明,女孩跟进来,偷偷摸摸。”
        艾莉亚有点生气,她不喜欢被说成偷偷摸摸,但他说的是实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她举起手中的书“我也是来借书的。”说完就后悔了。
        红发人向前走了几步,艾莉亚可以闻见他身上飘来的生姜与丁香的味道,她全身都僵硬了。她想她如果为革命事业光荣牺牲了,一定要托梦给弥塞拉叫她歌颂她的光辉事迹。而红发人只是走近些好借着魔杖的光看清书名。他看了两眼书名,又看了两眼艾莉亚,嘴角勾了勾,又压了压,像在憋笑。然后艾莉亚突然想起她手上这本书是刚刚忘了还的《坩埚的维修与保养》,她一点也不恐惧了,她感到无比尴尬,她想马上殉职。
        红发人当然不会让她达成心愿,他只是默默地合上他要借的书,熄灭了魔杖顶端发出的光,顺便揉了揉艾莉亚没梳顺的头毛,留下一句“这不是女孩该来的地方。”就离开了。
        于是艾莉亚抱着那本《坩埚的维修与保养》又回到了图书馆角落,她从那个小胖墩一脸讶异中竟读出了几分敬佩,他一定认为我真的很喜欢坩埚!艾莉亚这样想着,又瞪了他一眼,她有点苦恼。
        她不仅没做成英雄,还被误认为对坩埚感兴趣,天知道她最讨厌魔药课。这些都是红发人的错。她看着还在卿卿我我的弥塞拉和崔斯丹,感到很绝望并好奇他俩怎么有这么多话要说。她仔细思考了一下,感觉爱情这种事不仅浪费时间还没什么意义。她翻开书,又回想了一下红发人,觉得他一定有鬼。
        于是她每两天都会抽空来图书馆蹲一次点,看看能不能抓到什么把柄。结果除了两个谁都没遇见,什么都没发生的下午,没什么别的收获。干等了半个小时,她想如果倒数十秒红发人还不出现,她就去练习魁地奇了。可她还没开始倒数,就看见那个红头发的黑袍人溜进了禁书区。
        终于!
        艾莉亚站了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