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E

更新完全不定期
谢绝转载
吃贾艾
在漫威坑中,沉迷锤基盾冬不可自拔
求评论……(/ω\)

【贾艾】MISTAKE(3)(HPau,ooc预警)


(这章有许多关于弥塞拉和崔斯丹的描写,毕竟是弥塞拉视角……)
       格兰芬多的女生宿舍里,弥塞拉认真地写下信结尾的祝福语,开始为署名为难。
        她和崔斯丹现在的关系有点小尴尬,虽然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意,但弥塞拉还没有明白地告诉过崔斯丹她的想法。给对方写信这个主意是珊莎学姐告诉她的,她先是将崔斯丹的性格特点都分析了一遍,又针对他在图书馆帮忙这个行为发表了长达二十分钟的评论,最后还将崔斯丹曾经写给弥塞拉的超长情书看了三遍,才慎重地提出了这个建议。
        “崔斯丹是个好男孩,他写的情书简直……太深情啦!塞拉拉,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妹妹,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幸福啊!”珊莎学姐一边第四遍阅读那封超长情书,一边抹着眼泪对弥塞拉说。“艾莉亚虽然是我的亲妹妹,但她像个男孩子,从来不明白爱情的美丽和伟大!她那个臭脾气,以后可能永远找不到男朋友啦!”
        珊莎显然还因为上次艾莉亚指使娜梅莉亚把小乔的手臂当肉骨头咬了一事而对艾莉亚怀恨在心,又絮絮叨叨控诉了很久艾莉亚的过火恶作剧,但最后不知道怎么的语气又转为担忧,开始催促弥塞拉帮帮忙感化艾莉亚,好使她踏入憧憬伟大罗曼蒂克爱情的永恒殿堂。
        “艾莉亚这个死脑筋可能一辈子也学不会自己开窍,只能麻烦你啦!”珊莎走前叮嘱道。
        “好吧,”弥塞拉笑着冲珊莎挥了挥手,尽管她也不明白该怎么帮艾莉亚“开窍”。“我会尽力的。”

        所以署名应该写“你的,弥塞拉”还是“爱你的,弥塞拉”①呢?弥塞拉有点犹豫,她不希望崔斯丹认为她是个随便的女孩。
        最近让她糟心的事意外的多,关于担任艾莉亚的情感顾问一事,她简直毫无头绪。加上艾莉亚最近好像挺忙的,自从上次陪她去图书馆找崔斯丹后,她隔三岔五就会去一趟图书馆,今天也是一样,现在都没有回寝室。弥塞拉回想了一下,发现艾莉亚连晚饭都没有来吃,她不会从此爱上读书废寝忘食了吧?
        她的担忧没有持续多久,艾莉亚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负面情绪,突然从寝室门口钻了进来。
        她一脸怒容,身上的披风因奔跑而布满褶皱。“太可恶了!”她咬牙切齿地骂道。“那家伙居然骗我!”
        弥塞拉连忙放下羽毛笔,起身走向艾莉亚。“丫丫你怎么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那个滚蛋!”艾莉亚提高音调,一面脱下披风随手扔在地上,一面踢掉鞋子爬到床上去。“他居然放我鸽子!”
        弥塞拉一听这下可不得了了,首先放鸽子这个事就很有问题,再加上艾莉亚用的人称是“他”,一个男性!难不成丫丫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已经在无形之中被领进通往伟大爱情的大门了?
         她赶紧走到艾莉亚旁,在床边坐下,催促艾莉亚讲讲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艾莉亚动用了她所有的词汇量,淋漓尽致地描绘了红发神秘人的奸邪狡诈,绘声绘地讲述了他如何畏惧于被她发现自己的阴谋,如何使出诡计诈骗她,又为拖延时间而利用艾莉亚的君子气概,哀求她在图书馆等他回来承认恶行并谢罪,而一转身,他就违背了诺言,害得艾莉亚一直被晾在图书馆,错过了晚餐时间,还差点错过门禁!
        “那个拉文克劳的混蛋!诡计暴露了就夹尾巴跑路的缩头乌龟!”艾莉亚又骂了几句,气呼呼地准备熄灯睡觉。
         “诶?丫丫等等,你是怎么知道那家伙是拉文克劳的呀?”弥塞拉察觉到不对。
         “就,他告诉我的呀,在他叫我在图书馆等他之前……我也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呀。”
         这信息量有点大。但弥塞拉抱着看好戏不嫌事儿大的心情,决定顺着艾莉亚的话说下去。
       “明天不是有和拉文克劳的魁地奇球练习赛吗,你可以悲愤为力量,让那个黑暗势力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呀!”
        “好主意!”艾莉亚做了个鬼脸,衣服也不换就准备直接缩进被窝睡觉。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希望明天她衣服皱成狗时不要冲着我大声喧哗。弥塞拉悄悄翻了个白眼,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
        那就写“爱你的弥塞拉”吧,总会迈出这一步的,反正就算有什么意外,也有丫丫陪我单身呀!
       艾莉亚的复仇计划很简单,就是在练习赛里以大比分战胜拉文克劳,让那个邪恶的化身因畏惧她的力量而颤抖。于是下午的课一结束,弥塞拉就被她拉去观战,她们在去球场的路上遇见了也要去看比赛的崔斯丹和他的某个姐姐,当崔斯丹将她俩介绍给姐姐时,那个高挑的短发美人挑着眉毛打量着她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昨晚的信还没送出去,弥塞拉心里却已经有些羞涩忐忑了,她小心翼翼地瞟着崔斯丹的脸,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艾莉亚瞎聊着。
        “等会儿你一定要坐前面,见证我的伟大胜利!”艾莉亚小声提醒她,顺便将她往崔斯丹的方向推了推。
        “好的好的。”弥塞拉答应下来,又压低声音道“哎呀,别推啦!”
        艾莉亚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越过弥塞拉跟崔斯丹讲话。“诶,你们有带照相机吗?”
        姐弟两人都摇了摇头,崔斯丹的姐姐特蕾妮拿起两把雨伞晃了晃,“不过我们带了伞,等会儿也许会下雨。”
        艾莉亚失望地哦了一声,趁机又推了推弥塞拉。
        当他们到达时还很早,场地上只有零零星星几个正在做准备的格兰芬多的队员和一些早早来占位置看比赛的学生。也许因为刚入秋的缘故,天气比较阴凉,尽管太阳仍然高挂,空气中却弥漫起一股将雨的潮湿。场地的四周是观众观看比赛的地方,艾莉亚指着中央较高处一块空地说:“在那里最好看比赛了,你们快去把位置占好,我得去准备了!”她冲弥塞拉挤了挤眼睛,提醒她当好作证人,就小跑着去报道了。
        艾莉亚推荐的位置真的是看比赛的绝佳位置,在这里可以将整个球场纳入眼底。弥塞拉看见艾莉亚已经换好衣服从准备室里走出来了,旁边那个高个子的黑头发男孩是詹德利,艾莉亚对他说了点什么,男孩大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结果被艾莉亚踢了一脚。
        离练习赛开始还有十多分钟,越来越多的学生们开始进场占位。格兰芬多的队员已经到齐了,围在一起可能在讨论战术,而拉文克劳队的球员却一个都没出现,弥塞拉疑惑地询问崔斯丹,才得知拉文克劳都是在比赛前十分钟才整个队伍一起进场的。
        “闹哄哄的观众会让人分心,用十分钟做准备足够了。”特蕾妮突然探过头来说。
        崔斯丹转过头来,笑着对弥塞拉说:“特蕾妮的新女朋友就是拉文克劳的追球手,她一会儿也要来了。”
        他的笑容好温柔啊。弥塞拉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将视线又投回赛场。格兰芬多队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开始做着热身运动。艾莉亚的哥哥琼恩和罗柏一起走进了场地,艾莉亚挥着手给他们打招呼,他们也挥着手叫她加油,罗柏是格兰芬多的级长,他和琼恩本来都是球队的击球手,但最近忙着准备普通巫师等级考,就暂时不参加比赛。弥塞拉注意到琼恩手上拿着照相机。他们打过招呼就加入热闹的人群,等待着比赛了。
        她听见四处都是人们讨论魁地奇球的声音,她不常看比赛,唯一的几次也都没有认真看,但当崔斯丹耐心向她讲解规则时,她突然觉得魁地奇球也没那么无聊。
        拉文克劳那边的观众突然欢呼了起来,弥塞拉连忙转头看向赛场。拉文克劳队的队员们从准备室走了出来,他们在上次和赫奇帕奇的比赛中以大比分获胜,听说他们的找球手经验丰富,富有技巧,本来因为快升七年级而隐退,但又不知为何重出江湖。格兰芬多的新找球手是火吻而生的耶哥蕊特,听说她抓金色飞贼就像精准狩猎,箭无虚发。显然找球手是比赛的关键,弥塞拉前倾着身子,希望找出拉文克劳的神秘找球手。
        拉文克劳的队员显然都实力很强,崔斯丹一个个向她介绍着:“那个领头的是队长,外号‘海王’,出色的守门员,他旁边那个一脸得意的是他们的击球手汉斯,再后面那个女生,金色头发那个,是特蕾妮的女朋友薇尔芙,是追球手,旁边也是追球手,追球手,击球手……啊!最后面那个穿着披风的高个子,他就是新的找球手了。”
        弥塞拉接过特蕾妮递给她的望远镜,对准了那个高个子。他一头红发中夹杂了一缕银发,面容出乎意料的很英俊,有一种异国的魅力。他神态自若,嘴角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柔和微笑,眼神让人捉摸不透。格兰芬多这边也开始列队了,弥塞拉将望远镜移动过去。身为守门员的詹德利,外号“猎狗”的击球手,找球手耶哥蕊特,击球手阿莎,追球手小莫尔蒙,德尼奥还有艾莉亚。
        艾莉亚的表情不太对。她又惊又怒,瞪着面前正在列队的拉文克劳。弥塞拉明白她想获胜的决心,但再怎样也不至于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吧?弥塞拉不禁担心起来。
        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似乎感觉到了艾莉亚的怒视,偏过头来寻找视线的源头,当他看见艾莉亚时,显然愣住了。但他礼貌地冲艾莉亚点了点头,似乎是在笑。
        弥塞拉几乎可以听见艾莉亚愤怒得磨牙的声音了,她毫不掩饰的焦躁引得詹德利侧首询问,但她只是摇了摇头,僵硬地收回了怒容。
       双方列队鞠躬致敬,校长宣布比赛开始,鬼飞球②被裁判抛出,游走球③和金色飞贼④也从箱子里飞起,双方队员都迅速起飞。艾莉亚速度最快,一手抱过了鬼飞球,向对方的球门冲去,动作流畅迅速,对方队追过来的追球手被她抛在脑后。她一路畅通无阻,避过守门员的阻挡,在比赛才开始两分钟不到就进了一个球。
        格兰芬多的学生们都欢呼起来,弥塞拉心中也隐隐有些激动,她移动着望远镜,继续观察着比赛情况。
        耶哥蕊特在场地空中四处飞行着寻找金色飞贼,而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却不慌不忙地停在一旁,像是在悠哉悠哉地观看比赛。双方队员势均力敌,拉文克劳很快进了一球追上了比分。
        “你的朋友挺厉害,就是有点冒险。”特蕾妮笑着说。艾莉亚飞得很快,但因为有些急于求成,并没有注意躲避飞去飞来的鬼飞球。
        云层开始在空中聚拢,从棉絮一样的白色过渡到浅灰,稀稀落落的雨滴开始落下。
        那个本来停在空中观战的找球手开始行动了,他先是朝艾莉亚的方向飞去,又在快接近时转了个弯,飞向格兰芬多的击球手“猎狗”。一只游走球在他后方穷追不舍,在他和“猎狗”将要撞在一起时,他迅速地侧身,与“猎狗”擦身而过,而那个游走球正好撞上“猎狗”的扫帚,“猎狗”努力地调整着平衡,但由于扫帚破损得太厉害,他被迫降落。
        “这招真漂亮!”崔斯丹情不自禁鼓起掌来。在比赛中,降落在地面上的选手会被视作退出比赛。⑤
        “真甜蜜。”特蕾妮笑了两声。起初弥塞拉以为她在说自己和崔斯丹,但她很快发现特蕾妮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赛场。
        “有什么甜蜜的呀?”弥塞拉控制不住好奇心。
        “贾昆·赫加尔那个书呆子啊,你们没发现吗?”
         弥塞拉示意她继续。
         “你的朋友,艾莉亚小姐刚刚忙着追逐那个愚蠢的鬼飞球,没有发现身后的游走球,你知道的,游走球会攻击任何一个接近的选手,于是就这样咯,贾昆飞过去引开了游走球,顺便让对方的击球手下了场。”特蕾妮露出促狭的笑容,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赛场。
         弥塞拉心中大呼有故事,光速将刚刚得知真名的找球手纳入“让艾莉亚在有生之年领悟到爱情真谛”的名单,目前为止名单上只有这一个人。
         双方互相不让得进着球,比分一时间竟拉不开差距,金色飞贼仍然没有出现,比赛状似陷入了僵局。雨大了起来,打在脸上使视野模糊,崔斯丹撑起了伞,将雨滴阻挡在伞面之外。
        他真贴心。弥塞拉有点害羞地瞟了他一眼。
        如果没有抓住金色飞贼,比赛不会结束。找球手们都开始认真了起来,毕竟被雨淋湿不是什么好体验。
        “贾昆那个书呆子真是神了,他昨天告诉我们今天可能会下雨,用了半个晚上研究如何防水,硬是给他的披风施了防水咒,昨天我们还打趣他来着。”特蕾妮指着贾昆,弥塞拉发现他身上果真没被雨打湿。
        耶哥蕊特的红发被雨水打湿,垂在眼前阻挡了视线,金色飞贼从她身后飞过,她没能在雨声中分辨出它翅膀扇动的声音,贾昆显然少了这些困扰,他毫无阻碍地接近了飞贼,轻轻抓住了它。
        代表比赛结束的哨声终于响起,选手们迫不及待地在大雨中降落。弥塞拉看见艾莉亚都浑身被雨淋湿透了,忙准备带着伞去帮忙,却被特蕾妮拦住了。
         “等一会儿,你看。”特蕾妮扬了扬下巴,示意弥塞拉仔细看,自己却拿了伞冲向薇尔芙。
         贾昆没有急着降落,而是骑着扫把飞到了艾莉亚旁边才落地。他快速地解下了披风,并用它把艾莉亚一把裹住。
        我的妈呀。弥塞拉差点笑出了声。
———————TBC——————
昆儿当然不是故意放丫丫鸽子的啦,他只是太沉迷学习了(滚
再一次,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①“yours”和“love”英语信的署名,关系亲密度不同的用法也不同吧
②鬼飞球:进一球得十分
③游走球:会攻击任意一个离它近的球员
④金色飞贼:抓住它可以得很多分,而且只有抓住了它才可以结束比赛
⑤这个规则是我编的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