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E

更新完全不定期
谢绝转载
吃贾艾
在漫威坑中,沉迷锤基盾冬不可自拔
求评论……(/ω\)

【贾艾】MISTAKE(4)(HPau ooc预警)


        艾莉亚把仍然干燥的披风铺在床上,坐在小板凳上思考人生。
        刚刚是贾昆送她回的宿舍,弥塞拉和她的小男朋友不知道到哪里去浪了,没见着人影。
        这是一场失败的比赛,虽然艾莉亚很努力地抢球得分,但拉开的分值迅速被拉文克劳队补平,最后被贾昆捉住的金色飞贼更是让格兰芬多没了翻身的机会,这还是耶哥蕊特第一次失手,都怪这场雨!
        比赛一结束,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回到地面。雨已经很大了,艾莉亚的衣服快要湿透了,她打了个喷嚏,抬起头来寻找队友们,毕竟就算雨再大,比赛还是要以双方队员互相鞠躬结束。她将打湿的头发拨开,用披风还没湿透的部分擦了擦眼睛,又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起弥塞拉,希望她拿着雨伞冲过来。
       当比赛前看见作为拉文克劳找球手出场的贾昆时,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愤怒多一点还是震惊多一点。当时她正在和詹德利聊天,突然间拉文克劳的观众席就爆发出一阵欢呼,她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发生了什么。拉文克劳的队员从休息室走了出来,贾昆慢悠悠地走在最后一个。艾莉亚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半步,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想被贾昆看见。所幸贾昆只淡淡地扫视了赛场一圈,没将目光停留在任何地方,艾莉亚舒了口气。但也许是因为过度紧张的原因,她摸了摸胸口,心脏仍然扑腾得热闹。
        然后比赛就开始了。她努力得分,试图将自己全身心投入比赛,可不知为何,她的余光总会瞟着那个红头发的家伙。他有什么目的?艾莉亚边飞边想。他一定想干什么坏事,参加这个比赛一定和他的黑暗计划有关!她不禁又想起之前他放自己鸽子的事,气不打一处来,再次下定决心要赢了这场比赛。
       如果没有这场雨就好啦!这场雨毁了一切!
        环视一周,艾莉亚都没有发现弥塞拉的身影。好吧,她现在可能正和崔斯丹你侬我侬,那个重色轻友的!艾莉亚正叹着气呢,一件干燥的披风就从天而降。
        “女孩一定没有好好听天文课。”那家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由于耳朵也被披风蒙住了,显得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太真切。
        艾莉亚动了动,想要挣脱开来却无果,只好别扭地将披风整理成一个舒适的样式。她张了张口准备说点什么,结果还没发出声音就被詹德利吆喝过去列队了。
        她偷偷回头瞟了一眼贾昆,雨打在他身上淋湿了头发,湿哒哒的样子可怜兮兮的,居然觉得有点抱歉。她摇了摇头,试图赶走脑袋里这个怪想法,可本来只冒了个头的愧疚感却见风就长,反而更加明显了。好吧,她败下阵来,一会儿列完队就把披风还给他。
          雨一点没有消停的样子,匆匆列队敬礼后球员们一下就四处跑去躲雨了。艾莉亚一下就在乱哄哄的人群中找到了贾昆。就算在一群天天训练的运动员中,他也算高个子,立在雨中站得笔直,正掏着口袋找着什么。
        艾莉亚连忙跑过去,准备脱下披风还给他。虽然他放了她鸽子,但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损失,用弥塞拉的话说,少吃一顿晚饭还可以减肥呀,但如果在这么大的雨里走回宿舍,肯定会感冒的,她不想欠人情。如果这个家伙以后利用这个人情想威胁我干什么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怎么办啊!艾莉亚更加坚定地脱起了披风。
        “你在干什么啊?”贾昆注意到了跑过来的艾莉亚,皱着眉头按住她要脱披风的手,右手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魔杖。“你不怕感冒啊?”
        “那你怎么办呀!你感冒了我可不负责!”艾莉亚挣扎了两下,有点着急地开口。
        贾昆一脸错愕,显然没想到艾莉亚会这么说。他将被淋湿的头发扒拉到后面去,举起了魔杖,口中念了个什么,掉落下来的雨滴就自然地形成了伞的形状,正好罩住了贾昆。
        艾莉亚看得目瞪口呆。
        他解释道:“他昨晚研究了一晚上遮雨的法子,就这两个最好用。”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艾莉亚身上披的披风,又指了指自己的魔杖。
        球场的人都离开得差不多了,稀稀拉拉几对不怕感冒的情侣还打着伞拉着小手慢悠悠地走。
        “如果女孩子还想看一会儿风景的话,他可就先走了。”贾昆收回那只按住艾莉亚的手,抹了把脸,有点打趣地说。
         手掌离开的地方还有残留的温度,艾莉亚觉得心跳得有点快,有点急地推了推贾昆。“走啦走啦,哪里有什么风景可以看啦!”
        于是他俩在一群卿卿我我的情侣中间以一个推着一个的姿势诡异前进。
        走了一会儿,也许是终于觉得这个姿势有些奇怪,贾昆回过头来冲艾莉亚笑了两声。
         他脸上的雨水还没有干,眉毛和睫毛都被沾湿了,蓝色的眼睛仿佛闪着光。艾莉亚看见他下巴上冒出的短短的柔软胡须,看见他咧开嘴笑,唇瓣张开又合上的样子,突然想起了和全家人一起去看魁地奇球赛时,开赛前在星斗遍布的天空中绽放的烟花,将月亮的光辉都比了下去。
        她从来都没经历过这种情况。她可以闻见披风上飘来似有似无的生姜和丁香的味道,贾昆身上运动完后的热气有一阵没一阵地袭来,艾莉亚的脸有点发烫,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有点太大声了。
        “女孩子?你是叫艾莉亚吧?”
贾昆突然开口,艾莉亚推他的手掌传来因说话引起的微弱振动,像是被许多蚂蚁轻轻啃噬。她虚张声势地大着嗓门儿应了一声,又听见贾昆轻轻笑了。
         “昨天晚上没去图书馆那个事儿,他不是故意的。”贾昆的声音飘了过来,在雨声中听起来很遥远。手掌又感觉到了新一轮的振动,艾莉亚觉得自己的手心有点出汗。
        “你放我鸽子了!”她有点委屈,想质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黑暗计划,在舌尖滚了一圈,又咽了下去。
        “他被留堂啦。草药课完了他准备去图书馆的,结果路上遇见天文课教授了,他叫他帮忙整理器材来着。”他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然后他就得知今天可能会下雨了,于是就忙着找避雨的方法了。”
        贾昆又回过头了看了一眼,有点抱歉地耸了耸肩。
        宿舍就要到了,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宿舍不在一起,贾昆在分岔路口和艾莉亚道了别。“披风的话,什么时候还都没关系的。”他轻轻拍了拍艾莉亚的头,像是觉得有趣,又笑了笑。
        艾莉亚装作严肃的样子清了清嗓子,有点郑重其事地说了个“那再见啦”就马上转身冲进了宿舍楼。
        贾昆手掌的温度从头顶漫延到整个脸颊,又顺着耳根红到了脖颈。艾莉亚在心中咒骂着自己,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
        她以前经常和詹德利他们勾肩搭背的,却一点没觉得不自在,还能嬉皮笑脸地嫌弃他们一身汗臭。可是今天贾昆只是冲她笑了笑,她却觉得心脏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三两步到宿舍门口,她庆幸自己没有因为心不在焉记错开门口令。回到寝室,弥塞拉还没到,估计那些在球场牵着小手散步的小情侣中就有她和崔斯丹。
        到底怎么回事?
        艾莉亚表示自己想哭哭不出来。——————tbc——————
一发短更
试图少女,结果画风变得奇怪
好吧一点都不少女,我没有一颗少女心啊!
不敢回头看……欢迎捉虫……
希望不要嫌弃(真挚的眼神)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