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E

更新完全不定期
谢绝转载
吃贾艾
在漫威坑中,沉迷锤基盾冬不可自拔
求评论……(/ω\)

【贾艾】MISTAKE(5)HP AU OOC预警


         雨滴顺着魔杖形成的伞不时滴下几滴凉凉的水珠,在贾昆的衣服上晕开深色的水迹。他看见那个女孩子急匆匆地跑进了塔楼①,转身准备离开。
        昨天没有按约定去图书馆赴约是他的错,今天把披风借给艾莉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弥补昨天的失礼。
       他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被雨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别扭得很,他得回宿舍拿换洗衣物,再去级长浴室泡个澡。雨已经开始小了,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面积起的小水洼里。霍格沃兹的古老塔楼被蒙在灰扑扑的雨雾中,透着灰尘和草叶的气息。下午的课程已经结束了,剩下难得的空闲时间,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在走廊里过道里打闹,高声谈论着刚刚的魁地奇球赛。
        过道两旁的阔叶乔木纷纷开始落叶,泛着金的火红树叶像是被太阳灼烧过,又在雨水中湿哒哒地掉下去。贾昆突然想起艾莉亚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手搭上去却是温暖的。那个女孩子很容易脸红,生气的时候,着急的时候,窘迫的时候,有点苍白的皮肤上倏地烧起一片红,看得贾昆也跟着有点不好意思。
         两个穿着格兰芬多长袍的少年和贾昆擦身而过,他认出其中一个是格兰芬多的级长罗柏,他们之前曾在魁地奇球赛中交过手。虽然他也算半个拉文克劳的级长(基本上只是挂名,因为那些该做的事都被薇尔芙做完了),但是除了每年带着新生找找宿舍和教室的位置,实在没怎么尽过级长的责任,所以也不怎么了解这个以尽职尽责闻名的格兰芬多级长。可是昨天晚上在休息厅研究遮雨良方的时候,不小心听到英俊和不知道是谁的一个短发女生侃大山,谈到格兰芬多传奇人物,级长兼优秀击球手“少狼主”的庞大家庭。
       
        
         “说起来他们家真是人多啊!”那个短发女生这样打开了话题。
        “是啊是啊,我之前还救过他弟弟,那小子差点从飞行扫把上掉下来,我还替他摔了一跤。没办法,学校的飞行扫把太旧了,摇一摇就散架——”英俊总是话很多。
       “诶诶,知道了。还有他是不是有个妹妹?红头发,个子挺高……弗雷迪挺喜欢她的,天天想着约她去天文台看星星……”短发女生打断了他。
       “啊啊啊我知道!那个珊莎,她不是前不久和斯莱特林的乔弗里分手了吗?没办法,乔弗里那个性格,上次我们球队去球场占位置,本来我们超级早就到了,可是——”英俊总是话很多。
        “诶诶,知道了。那你有没有关于她现在的消息,你知道,我和史塔克不是很熟……”谢天谢地,短发女生又打断了他。
         “啊啊啊我知道,我和克莱尔挺熟的,她的朋友是弥塞拉的朋友,弥塞拉你知道吧,就是那个讨人厌的乔弗里的妹妹,天知道他们俩性格差异怎么那么大,明明弥塞拉就那么温柔善良——”英俊总是话很多。
         “诶诶知道啦!跟你说话真费劲。所以说呢?珊莎·史塔克?”短发女生催促道。
         “噢……好吧,其实弥塞拉就是珊莎的妹妹艾莉亚的朋友啦。就是那个棕色头发,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儿的艾莉亚,说起来她还打魁地奇球,那么小个身板儿——好好好珊莎是吧!我马上说,别别别打脸!!”
       贾昆听见英俊护住头躲避拳头的声音,心中默念打的好。
       他在脑海中迅速地梳理了一下“罗柏的家庭关系图”,发现英俊最后提起的名字有点耳熟。
       艾莉亚,是吧,居然和图书馆的那个女孩子同名。他想起那个女孩子蹿起红晕的脸颊,蹙眉勾嘴都透出一股机灵劲儿。而当他终于从一条条晦涩难懂的咒语中回过神来时,才猛地想起自己做出的承诺。
        他急匆匆地起身,厚实的硬壳咒语书哗啦啦翻倒在地,泛黄的羊皮纸洒落一地。
        “哇哇哇,这么晚了你去哪啊?”吃完晚饭浪了一圈将女友送回寝室的薇尔芙一进门就撞上准备出门的贾昆。
        “图书馆,有事。”贾昆言简意赅,示意薇尔芙让让道。
        “那可真是很抱歉,刚刚已经过门禁了,就我进门那一瞬间。”薇尔芙耸耸肩,外面的冷空气都没法让她脸上的红晕褪去。
       贾昆立刻知道她刚刚干嘛去了。
       “好吧,就说你怎么还会回寝室吧。”贾昆挑着眉毛问她。
      没想到收到一个白眼。
      “你不懂,单身狗,这叫欲擒故纵!”
       好吧,贾昆有点悲壮地想,随便吧。
      过了门禁就没办法出门了,贾昆只好回过头去把书收拾好,自动屏蔽了薇尔芙因为心情大好而哼哼的走调小曲儿,准备洗洗睡了。他把羊皮纸一张张摞好夹进书里,心中升腾起来的愧疚让他很不好受,也许他该早点想起来赶去赴约的。
      他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被窝有点凉,同房间的斯蒂夫已经开始打鼾,他不知道那么大阵仗的声音是怎么从斯蒂夫那么两个芝麻鼻孔里面发出来的。总之,他失眠了。
      清冷的月光投在窗户玻璃上,像结了层霜。塔楼很高,一望出去就是黑黝黝的天,星星稀稀拉拉地点缀其间。他翻了个身,又没由地想起那个女孩子来了。
        那么小小的一个,看上去像是二三年级的,可莫名透出一股力量,看上去有点凶。但如果她的眉毛一耷拉下来,整个人就变了,委屈无辜得像被捞出水坑的受惊的幼猫,眼神湿漉漉的,没了一点儿凶猛样子。
        贾昆想着那个女孩子期期艾艾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月光都变得暖和了起来,像是月神哼着歌洒下来的,于是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贾昆走到宿舍门口,青铜鹰状门环②如往常一样抛出了问题。
        “什么足以成为前进的拐杖?”
        贾昆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  “也许是混乱的产生和秩序的建立。”
       “很智慧的答案。欢迎回来,赫加尔级长。”
        一心想着快点拿了衣服去泡澡的贾昆推开门迈开了腿。
        “喔————”英俊无限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
        “啊!!!!!”贾昆十分给面子地吓得大叫起来,又立刻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
        “欢迎我们的大功臣!!”一大群还没来得及换下队服的拉文克劳魁地奇球手们欢呼着。不知是谁把一桶金粉彩带泼到了贾昆身上,贾昆条件反射打了那个人一拳,正中面门,又后知后觉有点抱歉,连忙从彩带中扒拉出两只眼睛准备看看是哪个倒霉蛋。
        英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贾昆松了一口气。
        有个黑头发戴眼镜的女孩冲过来帮英俊堵流出的鼻血,原本聚成一团准备唱庆祝歌的众人也涌过来,准备把英俊送到医务室。“海王”念了句漂浮咒,将英俊送出去的同时也叫他们继续庆祝,毕竟虽然是练习赛,但连赢两场对拉文克劳来说也是难得的幸事。
        于是,拉文克劳休息室迎来了短暂的狂欢,平日里严肃不苟的优等生们都放下了包袱,尽情放松。一只巧克力蛙跳到斯蒂夫的头上不肯下来,他向艾米丽求助,但艾米丽忙着和潘妮讨论圣诞舞会的服装——还有几个月就圣诞节了;蓝礼和洛拉斯边嚼甘草魔棒边下象棋,看起来蓝礼快赢了;布兰迪吃了颗呕吐物味道的比比多味豆,正到处找水喝。
        清理完覆盖全身的金粉和彩带,贾昆壁橱旁坐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与西藏雪人在一起的一年》来打发时间。薇尔芙端着一盘果子面包在他身边坐下。
        “也只有你会把吉德罗·洛哈特的书当做消遣了。”
        “谢谢夸奖。”贾昆翻过一页。
        “来点碳水化合物?”薇尔芙把餐盘送到贾昆面前。
        “不了……”贾昆又翻过一页书。
        “真的不来点吗?玛格丽特早上才做的,特别的新鲜啊!你看这蓝莓,颗粒分明……”
        “……你到底想干嘛?”贾昆放下了书。
        “好吧,”薇尔芙也放下了餐盘。“不打算介绍一下你的女朋友吗?——我敢打赌这是你的初恋。”
        “什么女朋友?”贾昆皱着眉头盯着薇尔芙。“又是什么新的整蛊方式?”
        薇尔芙翻了个白眼:“彩带那个是英俊自己想的,我们没一个参与,被打晕了算他活该。但是这个……你别想装傻!”她拿起一个果子面包对准贾昆,一副威胁他的样子。
        “他真的,没有,女朋友。”贾昆痛苦地辩白,一把辛酸泪。
        “那刚刚那个女孩子呢?那个格兰芬多?你都送她回寝室了,你说说,从一年级到现在,你送过哪个女孩子回寝室?”
        贾昆有点百口莫辩。
        “这不能说明什么,刚刚在下雨……”
        “好吧,你这个书呆子,”薇尔芙恨铁不成钢地起身。“我居然和他们打赌,还买了‘你有了女朋友’!你欠我一杯黄油啤酒!”
       这又是何苦,贾昆自暴自弃地摇了摇头,拿起书又翻了一页。

————————tbc——————

我来炸个尸。
贾昆一直交不到女朋友是有原因的。
看他这个为学术献身的样子吧。
and挺对不起英俊的
and不要脸地求评论……
下一次更新看来又遥遥无期……(别打脸)

①听说拉文克劳的宿舍在塔楼
②拉文克劳的青铜鹰状门环,要想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必须对青铜鹰状门环的问题作出合理的回答。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