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KE

更新完全不定期
谢绝转载
吃贾艾
在漫威坑中,沉迷锤基盾冬不可自拔
求评论……(/ω\)

【贾艾】MISTAKE(6)HPAU OOC预警


时隔好久的更新……我自己都快忘了剧情……
警告:有英俊x海王的设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鬼畜的cp……)
英俊的名字是私设,我想严肃的时刻不能也叫他英俊吧这太出戏……不过这个十分勉强的私设……其实也挺出戏的……
今天也是欺负英俊的一天!
——————————————————


大家好,我是汉斯。
是这样的,自从二年级时心血来潮把自己在魔法史书上的名字“Hans”改成“Handsome”之后,“英俊”这个名字渐渐被人熟知,现在都没有人叫我英明神武的本名了。
我还是有点小难过的。
但是当然,据我所知我的受欢迎程度还是没有减少的。所以当我得知我那群朋友居然不带我就去了三把扫帚庆祝练习赛胜利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是你自己说你‘受伤严重’必须‘卧床调理’的嘛,你还借此翘了一天课,庞弗雷夫人①肯定不会允许你和我们一起去啦!”薇尔芙是这么解释的,她正吊儿郎当地坐在我的病床旁边,毫不内疚地嚼着海王和特蕾妮送来给我的慰问品——巧克力蛙。
“明明是我们一起想的彩带的注意,我提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举双手赞成的,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啊!”我义愤填膺地抗议,顺便从她手上抢救回一盒比比多味豆,又偷偷抽走了巧克力蛙画片——又是一个雷加!我都有十一张了!我失望地又把画片塞了回去。
薇尔芙瞪了我一眼,望身后望了望,好像在确定有没有人,这才压低声音说:“往事如烟,你就深藏功与名,莫要再提起啦!”
“可是……”我准备辩解,被她甩来的一个眼刀憋了回去。
可是那个装彩带的桶还是你提供的,你还问要不要再加个变大咒呢!
我咽了咽唾沫,憋屈得很。
“哎呀,这些都不是事儿啦,我来这儿可是有重要目的的,还记得咱俩上次打的那个赌吗?”
“哪次啊?”是那次赌珊莎和乔弗里几号分手还是那次赌特里斯如果追阿莎会挨几个嘴巴?
“贾昆那次!”薇尔芙又压低了声音。
“不是……难道那次不是已经算我赢了吗?”我惊讶万分,想了想又补充道:“对了,那一个加隆你还没给我呢。”
“哈!情况有变,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她笑了起来,那种看傻逼的眼神让我很不爽。
“难道贾昆还能有女朋友不成?”我拾起尊严,一本正经地反问。
“现在还不算,”她狡黠地笑着,“不过快了。”
薇尔芙一向是乌鸦嘴,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突然没了底——所以在三把扫帚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姐姐我会告诉你的……”她像是用了摄神取念,立刻就读出了我急切想要知道事发经过的心情。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浮现在她脸上,我心中暗叫不好。果然,她慢悠悠地开口:“只要你把你那个火箭弩借我玩两天……”
“你休想!那可是我攒了好久钱才买到的!”海王还帮我抵了好多加隆……
“不行就算咯。”她撇撇嘴,做出要走的样子。
“你等等!……”我屈辱地拉住她的袍子角,她转过脸一脸期待。“火箭弩就别想了!但是,就,就当我欠你个人情咯!”我赶在她脸色垮下来之前快速说完。
“好吧。”她挑了挑眉,出乎意料地好说话。
我后知后觉感到有诈——但是现在捂住耳朵已经没用了。
“事情是这样的,”薇尔芙抽出一根甘草魔棒开始嚼起来。“今天是周末,于是我们决定去三把扫帚喝两杯黄油啤酒,祝贺一下练习赛的胜利,也祝贺一下贾昆归队。”(“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我抗议)她白了我一眼,又继续说下去“也就是我们队的几个队员——还有我的特蕾妮,当然了。我们边喝黄油啤酒边谈艾德升职为魔法部部长助理的事……”
“什么?!艾德?艾德·史塔克?什么时候的事?”我惊呼出声。
“就昨天啊,你没有看今天的预言家日报?还是头条呢!”薇尔芙也很惊讶,她在另一张病床附近找到了几张揉皱的报纸“啊,在这里,是刚刚你还在睡觉时庞弗雷夫人帮忙捎过来的。喏,自己看看吧。”
我迅速地扫了一眼,劳伯·拜拉席恩——现任魔法部部长,是副部长的丈夫,未就任前也曾是最出色的傲罗之一,同时也掌管着七大家族之一的拜拉席恩家族,这位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在报纸上和艾德·史塔克热情地握手,闪光灯不停闪烁,下面有一排黑色加粗大字——艾德·史塔克被魔法部部长劳伯·拜拉席恩亲任为部长助理。
虽说史塔克家族也是七大家族之一,但自从上一任家主和其长子被前魔法部部长(由于热衷于研用恶咒而被关入了阿兹卡班,外号“疯王”)用不可饶恕咒折磨致死后,家族就有些一蹶不振,最近才有些起色。
但有好事落到头上,就会有闲人多嘴。我简单地翻了翻后页,果然有版面在大书特书好多年前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风波,还有一篇文章提到了艾德的夫人凯特琳女士原本是其兄长布兰登的未婚妻一事。
我叹了口气,示意薇尔芙继续。
“正当我们谈到艾德和劳伯曾是挚友,洛拉斯猜测艾德会不会是因为关系才谋得这么个好职位时,贾昆突然插嘴了!他很认真地说:‘我倒觉得艾德·史塔克有这个实力。’——他从来不讨论政治的!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聊起‘小指头’升职为‘预言家日报’副总编的时候吗?他怎么回答的?他拿起一本《高级魔药学》慢腾腾地翻着,哼哼了两句‘政治与我无关,就像曼德拉草从来不会笑’——你瞧瞧,你还说这没什么蹊跷吗?”
“准确来说,‘小指头’那件事儿最多算个八卦新闻——哪里扯得上政治?况且发表自己的观念很正常吧!就算是贾昆也可以为艾德·史塔克辩护一下吧?”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你就这样说吧,”她摆出一副“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可他为什么要为艾德·史塔克辩护——他为他尊敬的人辩护,天经地义——你又要这么说了吧!但我以梅林的三角裤起誓——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艾德·史塔克!他之所以为他辩护,仅仅是因为史塔克这个姓——听起来耳熟吗?”
耳熟极了。据我所知,史塔克家族就像个超生游击队,撇去还没到上学年龄的瑞肯,其余五个孩子都已经在霍格沃兹就读——这可是个大数字。而他们中间的艾莉亚·史塔克,就是我和薇尔芙的打赌内容中的主人公之一。
“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仍然坚持辩解着,却没原先那么大的底气了。贾昆确实是个从来不讨论政治的家伙,他对除了对他有用的知识之外的东西都迟钝得要命。
“这也不是最主要的。或者说,这连开头都算不上,”薇尔芙笑了。“你就耐心听着吧。”
“我们着实被贾昆突然的插话吓了一跳,但没等到我们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三把扫帚的店门就被打开了。罗柏、琼恩、艾莉亚,三个史塔克(或者说是两个半?基于琼恩·雪诺不完全是个史塔克——当然我们没有愚蠢到说出来)走了进来。尽管酒吧里很喧闹,但我们还是清楚地听见艾莉亚·史塔克在抱怨她姐姐珊莎是如何纠结地拒绝了斯莱特林的弗雷迪邀请她去天文台看星星的提议,又打算让艾莉亚去顶替她的位置一事。她还绘声绘色地模仿起来:‘啊,艾莉亚,我真的觉得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但有什么办法呢,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虽然弗雷迪确实是个优秀的斯莱特林,但他却不适合我,他更适合你!说实话,你也是时候尝尝爱情的滋味了,不如你代替我去赴约?我会毫无保留地教会你如何抓住男巫的心的!’不得不说,她模仿得眉飞色舞栩栩如生,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鲜活的女孩——我猜这也是贾昆从她一进门,目光就没有移开过的原因吧?”
“咳咳,说不定就是这个原因!”我坚持道。
“哈,你是不知道当艾莉亚说起‘我怎么可能去和弗雷迪那个蠢蛋去天文台’时,贾昆在我身边舒了好大一口气!”薇尔芙又抽出一根甘草魔棒开始嚼。“然后他们就去吧台点酒了,艾莉亚吵着想喝黄油啤酒,但她那两个哥哥只给她点了杯果汁,于是她嚷嚷着再也不同他俩一起来了。‘要不是弥塞拉被乔弗里拉去开什么家庭会议,詹德利又作业没写完,我才不和你们来呢!’她愤愤地说着,但面上看不出丝毫不悦。她确实是个生动又有趣的女孩子,讲起话来有一股较着劲儿的认真。‘魔药课真难呐,’她又气呼呼地抱怨,那股机灵劲儿讨人喜欢极了,‘我那篇论文怎么也写不完!’她边说着,他们就边端着饮料走到了我们旁边那桌坐下了。这下可不得了了。艾莉亚一抬头就看见了我们,当然还有贾昆(那呆子还目不转睛盯着人家呢),那女孩子的脸刷地就红了,跟烧起来了一样。她那两个哥哥也自然发现了我们。罗柏就上来打招呼,我和贾昆都是级长,但因为大部分工作都是我干的,所以我和罗柏要熟一点。他先是恭喜了我们练习赛的胜利,又赞扬了贾昆的球技,琼恩也很大度地和贾昆握手(虽然连我们拉文克劳都知道在贾昆手下败下阵来的耶哥蕊特是琼恩从三年级就开始的暗恋对象),于是我就很给面子地推波助澜,马上告诉他们贾昆最厉害的不是魁地奇而是魔药课。”
“你这是作弊!”我痛彻心扉地惊呼道。我感觉我的加隆离我越来越远了。
而薇尔芙却更加得意洋洋,仿佛我的倒霉全数转化成了她的好运。她解决完了手头的甘草魔棒,又开始进军最后一个巧克力蛙。她撕开包装,后惊喜地抽出卡片——“天啊!千面神!我抽到了一张千面神!”
我不敢相信地凑过去看,真的是一张千面神!我还以为那已经绝版了!
她喜滋滋地把卡片塞进口袋,又一口咬下巧克力蛙的头——我几乎感觉她咬掉的不是蛙头,而是我的脑袋。
但故事还是要继续。
“就紧接着我的话,海王他十分耿直地接了一句‘对,贾昆的黑魔法防御术也特别优秀!’那女孩子原本一直埋着头喝果汁,听见了这些话就立马抬起头来了。琼恩回头看了看她,和罗柏对视一眼后,罗柏就开口了:‘这是舍妹艾莉亚,她也在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她打球的技术倒也不赖,但其他的科目就令人头疼了。’艾莉亚发出了抗拒的声音,但罗柏回头劝说她‘如果你期末又在魔药课上拿P,母亲就不会准许你来霍格莫德村了。’‘好吧好吧!’那女孩子撇撇嘴,不情不愿地默许了罗柏拜托贾昆替她补习魔药的行为,但我敢保证,从她眼睛亮晶晶的程度,她是很乐意这个安排的。”
“我敢保证她不乐意,贾昆也不会乐意有人打扰他的复习的。而且就算他俩间有萌芽的‘爱情’,也会在贾昆执迷不悟的学术研究中被扼杀的。”基于见证过为了普通巫师等级考而不眠不休,不管不顾的贾昆,这次的辩驳我有底气多了。
“你又错了!”薇尔芙冲我摇头。“贾昆他确实犹豫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以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顺便复习复习基础知识’,那女孩子,一直不断询问海王贾昆‘黑魔法防御术优秀’的细节,神情热忱得像是在探案!你还敢说这一次贾昆的脱单计划会落空吗?我估计最久就是圣诞舞会之前了,你就会成为我们三个中唯一的单身汉了!”
“这不可能!”我绝望地哀鸣。
“不过一切都会有转机的。”她又得意地笑了起来,骨碌碌转着的眼珠透露着绝对会让我不适的鬼点子。果然,她的前一句话还没让我来得及欢欣鼓舞,后一句话就迫不及待地钻进我的耳朵了。“你的那个欠我的人情——我现在就要用!”
我僵硬的表情很好地取悦了她,于是她用善解人意的语气开口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你也知道我仰慕你的火箭弩很久了,但既然你已经说明了这个人情不能用于讨要你的心肝宝贝,我便不会这么做。”
“不过……以你的榆木脑袋估计也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如果你被邀请作为圣诞舞会的舞伴,你最希望是被谁邀请?”
我愣住了。“所以你要将这个人情用于问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她不可置信地拿比比多味豆掷我的头——没中。“你就回答吧!”
我咽了咽唾沫,把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名字硬生生地咽下去了。从二年级起我就把那个名字从千千万万个我所认识的名字中提到了最上头,直到现在,它还是在每一次被问及此类问题的时候迅速地蹿到喉头,我不得不拼命压抑才不至于脱口而出。
“嗯……就是……咳,当然是像玛格丽·提利尔或者珊莎·史塔克那样的大美人啰。”我装作无所谓地回答。
而再一次,薇尔芙像是会摄神取念一样识破了我的谎言。“你真不擅长撒谎,”她的语气莫名地柔和了下来。“也不擅长伪装。你的秘密比你想象中的暴露得要快。我能看出贾昆的小心思,也能辨别出你的秘密——汉斯,”她久违地叫了我的名字。“你要更勇敢一点。”
“海王拜托我问你(他和你一样踌躇不前)——他说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不可以帮我问问汉斯,问问他愿不愿意做我圣诞舞会的舞伴。他那个胆小鬼,和你一样,马上补充道‘如果不行千万不要勉强他,反正我也已经等了五年,也不介意再多一会儿。’”
“你瞧瞧,汉斯,你俩都是胆小鬼,但他总归比你勇敢一些。”
她说完了这句话,拍了拍手和身上的食物残渣,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太阳就要西落,层层叠叠的霞光晕染着医务室的木头床架和白床单。床头海王和特蕾妮送来的慰问品已经所剩无几,那朵被我嘲笑过,却安安稳稳插在花瓶里的,海王送来的黄玫瑰(他说那是他变形课上的杰作)也染上了晚霞的余晖。
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

————————tbc.————————
之后薇尔芙找到海王:搞定了,你也该信守承诺了。
海王:谢啦,放心吧,我一定说服英俊把火箭弩借给你!
薇尔芙:计划通。


评论(1)

热度(7)